标签归档 中国哪一届足球踢入了世界杯

通过admin

北欧回龙观靠俩字羞死中国足球 人口没张伟多却杀入世界杯

10月10日结束世预赛上,冰岛主场2-0科索沃。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挺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死亡之组的枷锁没有扼制住这匹咆哮的黑马。火力强大的土耳其,被其5-0横扫;老牌劲旅克罗地亚也被其斩落于马下。

2-0科索沃的这一晚,红遍全球的维京战吼终于再次从他真正的主人口中喊出,还是贡纳松,还是熟悉的鼓点,还是整齐划一的动作。

看到冰岛,在强手如云的欧洲挺进世界杯正赛,许多中国球迷更多的联想到了自己。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已经16年无缘世界杯决赛圈。

冰岛334252(2016年数据)的人口,和中国叫张伟的人差不多(2014年数据显示中国叫张伟的有将近30万人),为啥中国的“张伟”里没有11个能踢好球的。而冰岛整个国家的人口,还不如北京回龙观这么一个小镇的人口多,根据资料显示,目前回龙观的人口已经接近50万。

冰岛是如何迸发出惊人的足球活力?面对这个问题,冰岛国家队主教练哈尔格里姆松给出了一个坚定地答案——青训。

初次见到冰岛主帅哈尔格里姆松的人,一定会被他身上的平易近人所感染,与里皮、斯科拉里等名帅的不怒自威相比,瘦瘦高高的哈尔格里姆松脸上总是挂着一丝微笑,显得和蔼可亲。这种温文尔雅的性格让人很难联想到,他是冰岛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欧足联A级教练证书的人,而他所带领的球队正在用“维京战吼”震动着世界。

“我们的青训系统运转良好,这让我们有大批好球员可用。我们在球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养他们,我们也有着很棒的教练来指导各年龄段的小球员。在欧洲范围,冰岛队的U17是最棒的。”

在欧洲,世界闻名的青训系统让人如数家珍,拉玛西亚和卡灵顿如同造血干细胞一般为世界足坛不断输送着天王巨星。冰岛敢于在如此强大的“造星机器”旁说出一个“最强”,是对自己青训体系一种强烈的制度自信。

“我们的青训体系非常善于培养人才,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轻人能在他们成年前后出国深造。”

冰岛在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中首当其冲,整个国家濒临破产。受到经济形势恶化的拖累,冰岛的足球俱乐部都没能完成职业化进程。尽管如此,冰岛足球还是拥有一套五个级别的联赛体系,只不过与职业联赛相比,这个系统更像是冰岛年轻球员的“橱窗”,例如西博尔松在16岁时,就在维京人一线队完成了处子秀,并获得了前往阿森纳、皇马试训的机会,后来他加盟荷甲阿尔克马尔俱乐部,从此开始职业运动员的生涯。因此,冰岛球员登上本国联赛的舞台,更像是一场职业生涯的“高考”。近几年来,大量的冰岛球员通过“高考”,走出国门登上顶级联赛的舞台。这两年间横扫欧洲诸强的冰岛球员,全部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职业联赛。

冰岛足球从青训到联赛,是一个完整的系统,这个系统像是一片肥沃的土地,能让每一颗热爱足球的种子生根发芽,最后结出壮硕的果实。

与之相比,中国的青训体系则实在有些寒酸,在去年的亚青赛上,中国国青2战皆负小组提前出局。比赛过后,时任国青主教练李明表示,中国U19这个年龄段的国青队员选材面只有1000人左右,但韩国国青的这个数据则是中国的6倍。中国与韩国已经无法对比,就更别提在欧洲青训都出类拔萃的冰岛。

“从2000年开始,我们决定每一个在顶级联赛执教的教练都要有欧足联A级教练证。每一个执教青训的教练都至少要有欧足联B级教练证,并且这些B级教练只能执教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如果想执教大一点的年轻人就需要做的更多”

欧足联B级教练证意味着什么?如果你获得了这个证书,在职业足球发达的英国,你可以放手执教一家职业俱乐部。不过在冰岛,你只能教12岁以下的孩子。但这样“惨无人道”的政策,没有丝毫影响冰岛青训的发展。2016年,冰岛持有欧足联B级证书的教练已经达到了800人,持有欧足联A级教练证书的也达到了近300人。也就是说,冰岛人口中,平均每375个人里就有一个B证教练,每1000个人中就有一个A证教练。

“这种证书就像一种来自于欧足联的证明,但是冰岛真的很重视这个,比如你有个十岁的孩子,你让他去进行足球训练,负责指导他的教练95%有欧足联B级教练证。在挪威,瑞典等北欧国家,教这个10岁孩子踢球的往往是他父亲或者哥哥。而我们冰岛人要做就做到完美。”

人口30多万的冰岛,竟然有一大批的精英教练分布在各个基层青训岗位。这些“匠人”默默无闻的为冰岛足球寻找着下一个西古德森。这一点,值得被功名利禄弥漫了双眼的中国足球学习。

除了调高青训教练资格的门槛,2000年后,冰岛开始修建了一系列的室内足球场。这些足球基础设施的建设,成为冰岛足球腾飞的原动力。

“那段时间修建了很多室内球场,之前冰岛人踢球的时间只有从3月到9月,因为冰岛的冬天太长。有了室内球场后,我们就多出了5个月的时间来踢球。”

谈到冰岛的体育场馆,哈尔格里姆松特意谈起了他的家乡——韦斯特曼娜埃尔镇,一个人口只有4200人的小城,拥有4个室外球场,3个室内场。还有一个大型的公共游泳池。这些场馆每天提供18种免费课程供孩子们选择学习。

30万人口的冰岛每1000人就可享用一块足球场;而相比之下的中国,拥有2400万人口的上海,每12万人才能享用一块球场。即便是人均球场数量很多,冰岛也做到了场馆的物尽其用,一般的流程是小学放学之后,校车会直接把小学生拉到场馆,让孩子们尽情踢球。过几个小时,稍微大一点中学生也会来到馆内接受训练。等到晚上6点,俱乐部的一线队则会占据这座球馆。

年初在南宁举办的中国杯上,冰岛队受邀前来参赛,当看到南宁雄伟的奥体中心之后,哈尔格里姆松好奇的询问翻译:“没有职业球队的南宁如何利用这个场馆?”翻译回答:“大部分用来举办演唱会。”听到这个回答,冰岛人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眉头闪过一丝不解。

曾经的中国,推崇的是制下的精英体育,各类竞技项目的发展都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运动员们从很小的时候就进入了各级体校,接受专业的体育培训,例如中国男足前主帅高洪波,10岁的时候就被徐根宝相中进入了北京的崇文体校。尽管高洪波在结束了职业生涯后转型为教练员,但他的成功只是育制度下的金字塔塔尖,许多的专业运动员在退役后,往往因为文化水平、身无长技等原因,被社会抛弃。

与中国相比,冰岛足球则从一开始就奠定了全民足球的理念。在这种概念的推动下,许多的足球从业者只是兼职,例如哈尔格里姆松在从事教练之余,还是一名专业的牙医。

“在冰岛足球是一项业余运动,所以足球教练挣得并不多,我看有人说冰岛教练收入很高,这是错误的。当然这可能也是我们成功的原因,因为每个踢球的人都为了热爱而非金钱。”

在这样的观念下,冰岛能够激发每一个足球爱好者的潜能,如果你天赋足够,尽可以去冲击职业足球的皇冠,如果你进入不了职业队,也能有一技傍身。

“对于5-7岁的孩子来说踢球就是为了让他们每天保持一个好的心情。孩子们也会从事其他的体育活动,例如篮球、手球、游泳等,父母们都愿意让孩子尝试多种体育运动。我们做了详细的调查表明,这些运动的孩子会有更少的酗酒,吸毒问题,在学校表现的更好。他们想变得更好,更专业。如果他们在足球方面足够出色,他们可以去美国上学。所以有很多的孩子会去运动,他们热爱运动,这也让他们能够在学习的时候保持专注。”

哈尔格里姆松所描绘的一切,正是中国的素质教育所推崇的,但在应试教育的现实背景下,对于大多数的中国孩子来说都是一个海市蜃楼,而对于大多数中国家长来说,体育锻炼和学习也是一个矛盾体。听到这个论调,哈尔格里姆松显得格外诧异:

“为什么说是矛盾的,我不知道中国孩子要做多少作业,我猜你们可能比冰岛人更聪明。我认为你们中国人的学习纪律固然好,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该加入一些体育方面的运动?”

100多年前,蔡元培曾将体育作为实现教育强国的一个重要手段,他曾说:“一切道德殆皆非赢弱之人所能实行者,苟欲实践道德宣力国家,以尽人生之天职,其必自体育始矣。”但一百多年后,中国的老师、家长却将体育放在了教育的对立面。而人口稀少的冰岛人,通过全民体育,全民足球的方式实现了一项运动的大爆发,也因此在世界的舞台上拥有了更多的立足之地。

年初的中国杯上,全替补出战的冰岛2-0战胜主场作战的中国男足。比赛结束后,本已走向更衣室的里皮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走向冰岛主帅哈尔格里姆松,后者也看到了向他走来的银狐,两人同时伸出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那一刻里皮伸出的手恐怕并不只因礼仪二字,更有对这支足坛黑马球队十足的敬意。

据哈尔格里姆松透露,那场比赛之前,里皮和他就冰岛足球的崛起有过一次长谈。看来,作为中国男足掌舵人的里皮,已经开始从冰岛的身上,寻找提升成绩的良药。

与之相对,中国足球的决策者们,是否也该行动起来,从这个值得尊敬的国家和它的足球身上,寻找中国足球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