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打网球肘关节疼怎么办

通过admin

男子肘部疼痛多年 竟藏四只“关节鼠”(图)

生活报2月7日讯 近日,哈医大二院骨外科四病房为哈市50岁李先生实施了手术,从肘关节中取出4枚蚕豆大小的“关节鼠”,解除了他多年来的疼痛。

李先生多年前手肘部受过外伤,加之日常生活中劳作过度,几年来关节持续间歇性疼痛,有时动一动会疼得出汗。他尝试过各种止痛药、膏药,都没作用。后经哈医大二院骨外科四病房潘海乐教授确诊,他所患的是关节游离体,俗称“关节鼠”。外伤让关节软骨受损,掉落的碎片在关节腔里长成了“关节鼠”。潘海乐为李先生手术取出4枚蚕豆大小的“关节鼠”,术后一周李先生出院,彻底痊愈。

潘海乐提醒,有外伤或关节疾病人群一旦出现关节弹响并反复发作,要及时就医,有运动习惯的人要注意“棒球肘”,“羽毛球肩”,“足球膝”都是最易患病的部位。

通过admin

福州一六旬依姆不打网球却得了“网球肘”

海峡网4月13日讯 (海都记者夏雨晴 通讯员魏映双)福州的林依姆今年60岁,近日,她总感觉手臂酸疼,拧毛巾时更是疼痛。到福建省人民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她得了“网球肘”。

自己从来不打网球,连体育锻炼都不多,怎么会得了“网球肘”呢?医生说,这和她经常操持家务有关。

记者了解到,林依姆的儿子以及儿媳妇都在外上班,每天她主要的事情,就是在家中做家务,洗衣服、炒菜、扫地、拖地。

可是近两个月,她经常感到右手臂酸疼,特别是屈臂时会感到疼痛加剧。她还不能提重东西,握东西也没劲,拧毛巾会感到特别疼痛。

“这是每天做大量家务导致的。像洗衣服、擦地板、拧毛巾,还有炒菜时颠勺,每天反复这些动作,很容易造成网球肘。”省人民医院骨伤科主任医师、博士修忠标说,“网球肘”其实是一种慢性的炎症损伤,并不仅仅发生在网球运动员身上,家庭妇女、理发师、打字员、钢琴演奏员等从事反复用力伸屈肘关节的活动的人,都很容易得。省人民医院骨伤科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这样的病人。

修忠标表示,像家庭妇女、乐器弹奏者,都要注意预防“网球肘”。家务做一会儿,停下来活动、按摩一下手臂。平常要多进行手臂的力量训练,锻炼手部柔韧性,但是要注意适度锻炼。

通过admin

晏紫:复出时关节练得都疼 家庭女儿仍是重心

))北京时间10月1日晚,2012年中国网球公开赛继续进行。在一场中国金花女双德比大战中, 产后复出的晏紫和郑赛赛的组合在首盘获胜的情况下,被对手逆转以6-3/1-6/0-1(13)的比分惜败出局,无缘晋级女双第二轮。赛后,晏紫表示,刚复出训练时自己的关节都会痛;而对于如何平衡比赛和女儿,晏紫表示家庭仍是自己生活的重心。

出现在新闻发布厅,晏紫刚刚洗过头发,两缕湿漉漉的长发别在耳后,晏紫的钻石耳钉显得格外显眼。当郑洁(微博)还在职业网坛奋力打拼的时候,她的好姐妹晏紫已经一年多没有出现在球场上;当李娜被球场内外的生活折腾得没时间考虑生儿育女的时候,获得大满贯冠军头衔比她还早好几年的晏紫早就当上了母亲。今年年初,晏紫在香港产女,为女儿取名“Iza”。本次中网,当上辣妈的晏紫复出,搭档郑赛赛出战,出现在中网赛场时,晏紫的脸上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既然选择复出,自己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当然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2、3个月去比赛,一般只打1个月就差不多了。”晏紫表示,尽管宣布复出,但自己不会像以前一样安排密集的赛场,自己的重心还是在家庭和女儿。

今年的9月的广网,晏紫在产后半年后宣布复出,本次中网是她产后参加的第二次比赛。“因为自己8月份才开始练球,刚开始复出的时候,我的关节都痛,因为太久没有打球了,脚腕、膝盖、肩膀都痛,训练的时候都会喘的厉害。”说道复出的痛苦,晏紫这样说道。而结束本次中网,晏紫也结束了本赛季的比赛,她表示要到明年1月才会继续参加比赛。

“感觉还挺好的,刚开始在场上打球时还是有些紧张,整场比赛到了最后才找到些感觉。很久没在这么多人面前打球,感觉太好了。”重回赛场的晏紫笑着说道。

中网赛前的发布会上,晏紫坦言现在自己打球的心态非常轻松,这让不少人认为晏紫的复出纯属“玩票”,而本次比赛,晏紫和郑赛赛的组合也止步女双首轮。“其实我很想赢,这是运动员的天性,轻松和赢是两回事。轻松是对输赢的态度,我现在输了也会坦然面对,因为不可能刚一复出就拿冠军。”晏紫这样解释道。

中网女双签表:郑洁张帅或德比 晏紫搭档小花2012.09.29

中网女双抽签郑洁张帅或火并 晏紫首轮遇德比2012.09.28

晏紫:重返球场感觉很好 复出要赚够奶粉钱2012.09.21

高清:广网郑洁收退赛礼晋级 晏紫看台观战2012.09.1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通过admin

网球飞入京城百姓家(图)

智利“火炮”冈萨雷斯、西班牙名将罗布雷多、瑞士“公主”辛吉斯、美国“大妞”达文波特……众多国际“大腕”在2007年中国网球公开赛的硬地赛场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的对决,令人眼花缭乱的对攻让现场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网球运动洋溢着青春、热情、健康和活力,象征着高雅、悠闲、美感和时尚。眼下正在进行的中国网球公开赛已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作为中国网球的“当家人”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孙晋芳动情地说:“我一点儿也不想掩饰我内心的喜悦和骄傲。

以前网球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高端一族的运动,而今天网球已走近普通老百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上网球,并投身到这项原本就属于大众的运动。”

“今年美网的女单冠军是谁?”“历史上最年轻的澳网冠军是谁?”2007年中国网球公开赛外场趣味答题展位前聚集着不少网球迷。工作人员告诉笔者,“这里人气很高,答对了有奖品,答错了长知识。”不一会儿,Kappa展位前也排起了长龙。原来“Kappa炫动中网”主题活动推出了“2小时内学会打网球”的体验课,这种新的教学方法所使用的训练场地只有正规场地的1/4大小,“球的气压小、球速慢,只要3次课学员就可以掌握打网球的基本动作了。”刚体验完的贾先生一下就上了瘾:“以前总觉得网球又深奥又乏味,没想到这么简单还挺有意思,我打算和儿子一起报名学习。”

几年前人们提起网球,第一感觉是“贵族运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的第一枚网球女双金牌把“网球”带到了中国,而同年首届中国网球公开赛的到来,让北京老百姓第一次亲眼看到了真正国际顶尖水平的网球赛事。当背着酷酷网球包的人们成群结队地闪现,喝着大碗儿茶的北京老百姓意识到,又一个国际化的新鲜玩意儿在北京呱呱坠地了。这项孕育在法国、诞生在英国的网球运动,近几年已在京城悄然兴起。3年前曾到中网采访的路透社记者今年再次来到中网赛场,这位年近古稀的老记者未曾料到,在北京竟突然间出现了如此多的网球迷,“中网把北京人都赶到网球场去了”。据北京市网球管理中心的抽样统计,全市每月至少打一次网球的人数有十几万;每周至少打一次网球的人也有上万名。中国网球协会的贾晶哲说:“以中国业余网球公开大奖赛为例,1998年北京地区仅有几十人参赛,而今年报名人数已达700人。”北京城区一家网球用品专卖店的老板说,自1996年开张后,他这里球拍的销量平均每年的递增率大概为15%。

在朋友圈里素有“吃喝玩乐活地图”之称的汪先生,一连3个周末拒绝了“出游队长”的美差,因为他已经和自己的网球教练有约。“每个星期日上午8点半,我都会去打网球,已经坚持8年了。现在如果有一次没打,就浑身不自在,似乎少了点什么。”一个毛茸茸的小绿球,为何竟有这么大的魅力?

“一次次跑动跳跃、挥舞球拍,不仅能让自己的身心彻底放松,还能给周围的观众带来赏心悦目的愉悦感。”30岁的刘女士提起网球来滔滔不绝:“工作繁忙,我曾一度忽视了健身,上3层楼就气喘吁吁。后来朋友约我去打网球,我心想一个女孩子跑得汗流浃背,实在不雅观。可真打起球来,那种感觉真爽快!更惊喜的是,打了一段时间后,我不仅上楼不喘了,体重还下降了4公斤。”

网球还是一种交际手段。打上一局球,球友之间的感情也随之增加了几分。在首都经贸大学读研究生的小张说:“我们班上打网球的人很多,在休息的间隙完全有足够的时间与其他前来运动的人沟通,以球会友,这是我打网球的一大收获。”

诞生于英国的网球顶着贵族头衔,自然有着很深的文化底蕴。“在网球场,你感受到的疯狂不同于足球场的奔放和赤裸,这种情感的释放很有礼节。”刚刚考上北京师范大学的小吴说:“家人希望我上大学前培养一些兴趣,他们认为网球可以培养气质。”虽然此前小吴从未接触过网球,但现在她开始迷上了这项运动,“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别人打,现在轮到自己挥拍了,才真正感觉到它的优雅。”

任何运动都有它的注意事项和普及难题,网球也不例外。在中国网球爱好者中,很多人都曾是羽毛球迷。不少人甚至认为,先练好羽毛球,再加把力气,打好网球就没问题了。中国网球协会的贾晶哲告诉笔者,网球运动中最常见的“网球肘”,就是因初学者打惯了羽毛球,对网球拍的重量不适应,对技术动作要求又不严格而造成的。这种肘关节持续疼痛、双臂伸直或旋转动作受限的症状严重时,还会影响正常生活。他提醒网球爱好者,从事网球运动前应先做些准备活动,如慢跑、拉韧带等,最好跟正规教练学习动作。如果在运动中出现十分严重的肘关节问题,需要立即停下来,用冰块冷敷,或者缠上绷带固定肘关节,进行必要的休息。对于网球运动的普及,贾晶哲说:“打网球时挥拍的幅度很大,容易撞墙或者撞人,因此网球不可能像羽毛球或者篮球那样在大街小巷进行。据统计,2006年北京市内网球场的保有量已超过1000块,但相对于蓬勃的网球发展,球场的数量还是少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