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比赛 平分 英语

通过admin

羽毛球英语知识:挑边与得分 Toss and Score

“toss”这个词的本义是:投、掷;是一种轻轻地、漫不经心地或轻轻但突然用力地投掷(to throw with a quick, light, or careless motion or with a sudden jerk)。我们可以说“toss a ball around”(扔球),也可以说“toss the idea around”(随便聊聊),但在后面的这个表达当中,“toss”之意则为“闲聊或交谈”。在酒桌上我们可以说“Let’s have a toss”(让大家举杯干杯),在羽毛球比赛中,我们也可以说“Let’s have a toss”,来请双方进行挑边。“toss”这个词在前两个用法中是动词,表示一种动作,而在后面的这个句子中则变成了名词。

在运动之中如要“toss”,通常都是在比赛开始(play commences)之前进行,然后赢的一方(the side winning the toss)有权进行选择(choice)。如一方选择了发球,成为“server”另一方则只能选择场区(end of the court),反之亦然。比赛只有在一局结束之后,或如有第三局并且一方达到11分时,方可交换场区(change ends)。一旦运动员未能按规定交换场区,一经发现就要在死球(shuttle is not in play)时立即交换。在这之前所得的分数(the existing score)是有效(stand)的。“Stand”在这里不是我们熟悉的“站立、起立”的意思,而是“维持不变”之意。“score”这个词也是场上运动员为之拼搏奋斗的目标,每方运动员赢一个球,即可“score a point”(得一分,score:动词)并可以“add a point to its score(比分上加一分,score:名词)”。

从2006年2月开始,羽毛球比赛正式使用21分的计分方法(scoring system),如果在20分时不打成平分,先得21分的一方胜一局。一局的胜方(winning side)在下一局先发球(serve first)。在比赛中所有的得分(scoring)和场上出现的任何情况,裁判员都要记录在计分表(score sheet)上。

通过admin

惊艳董卿、征服康辉!从人大附中到剑桥大学她才是真正值得粉的

前两天,一场「外交部湖北全球推介会」,让世界重新认识了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在电视主持人大赛的自我介绍中,邹韵用了“我叫邹韵,谐音走运”作为开场白。

2022年,开始主持中国国际电视台的新闻播报节目《THE WORLD TODAY》;

不过,让邹韵被全国观众所熟知的,还是那场被网友们称为“神仙打架”的电视主持人大赛。

都说电视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场比赛,汇聚了全国上下最优秀的主持人们。有“用了一百天的时间走了董卿十年路程”的张舒越,有被称为“最帅主持人”的尹颂,有拿过中央网民广播电台最佳新人奖的姚轶滨…

她是本届大赛在专业评审中唯一一个拿到4个99分有效分的选手;唯一一个专业评审最低分都是98分的选手;新闻类文艺类所有选手唯一一个大众评分超越98分的选手;新闻和文艺两类所有选手中唯一一个总得分超越98分的选手。

落落大方的谈吐、广袤的国际视野、快速的临场反应能力、妙语连珠的口才,都让邹韵被称为“董卿第二”。

90秒即兴播报,在观众还没看明白新闻材料的时候,她已经迅速提炼出“老年人让座是情分,年轻人让座是本分”的立意,展现了张嘴就是满分作文的业务能力。

在辩论中论证,“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应该言之有理”时,她先用英文引用了莎翁的名句“名字是什么?就是不管你叫玫瑰什么样的名字,它都是那样的芬芳”,再提到古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最后,又用到了泰戈尔的“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剑桥硕士、多年驻外记者的经历,让她的英语地道娴熟。她朗读的《飞鸟集》,不仅发音正宗,更传达出温柔坚定的力量。

采访袁隆平院士时,用英文提问袁老:您为什么要在非洲发展杂交水稻?袁老答到那句经典的:造福世界网民是我的毕生愿望之一。

邹韵大神用她的实力,向我们展示了学霸的养成。但事实上,这一路走来,邹韵并不是总像我们看到的那般走运。

邹韵高中就读于人大附中,在这所汇聚了全北京最优秀学生的校园里,长相普通、家庭普通的她也曾是个不被人关注的“小透明”。

高考时,邹韵考上了北京工业大学,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说还不错的211大学,对人大附中的学生来说算不上最优选择的“普通大学”。

一向英语成绩突出的她,在大学时依旧选择了擅长的英语专业,未来的工作方向也瞄准了英语相关职业。

所以从大一起,她就跟着指导老师赵燚参加各种各样的英语比赛。从精心设计每一个手势、神情,到打磨演讲的内容和深度,追求更自然的表达,邹韵为每一场比赛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2008年,第一次站上CCTV大学生英语比赛舞台的她,甚至都没有进入决赛。那个时候,邹韵并没有气馁,她告诉自己,“目标可以设定,但不要把取得名次看成一切。”

这一次,她一路过关斩将,冲进了决赛圈,然而最终却止步于第二名,没能实现自己当一名同声传译的梦想,成了她永远的遗憾。

随着参加比赛的增多,邹韵对英语表达的理解开始转变,语法和遣词造句只是最浅层次的信息传递,演讲的内容和深度,才是一个演讲者应该传递给观众的核心信息。

这种转变,让她有了转型到需要不断输出自己想法的传媒行业的想法。而正是在比赛中的出色发挥,帮助邹韵敲开了成为电视国际记者的大门。

因为不是科班出身,她也曾在工作中感到迷茫,也会想要为自己的未来寻找更多发展机会。在剑桥大学读商科的这段时光,给了邹韵难得的机会静下来,思考自己的方向。

她发现,她开始疯狂地想念在国际舞台上体委的机会,想念那个能代表中国发声的麦克风。这一次,邹韵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做一个优秀的媒体人。

参加主持人大赛之前的9年中,邹韵一直在践行着自己向国际传播中国声音的信念。

在一些重大的主场外交活动中,总能看到记者邹韵的身影。这一点,在邹韵参加主持人大赛的第一期,康辉就亲自盖章认证:我做中文记者,她做英文记者。

记者,这项在镜头前光鲜的职业,背后往往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风吹日晒、熬夜、奔赴一线、透支体力都是家常便饭。

2012年5月,国外遭受飓风“桑迪”侵害,邹韵深入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冒着高空坠物、核电站警戒状态的风险,从现场发回报道。

连线的短短五分钟里,邹韵沉着冷静地还原了事件、说明受灾情况。然而受灾现场一片狼藉,邹韵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冰凉的水中。

震惊世界的丹佛枪击案中,在惊慌失措的人们的逃生中,邹韵要保持高度的镇定和清醒,将最新的报道返回给出镜间。

国庆70周年出镜之前,邹韵和同事们凌晨就在广场准备,累了就只能在休息区的椅子上小憩。

《电视》《新闻出镜间》《新闻30分》《新闻1+1》…每每重大国际事件发生时,我们就能看到邹韵在一线采访的身影。

“9年的记者生涯,我的报道是一条一条跑出来,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一个画面一个画面编出来,一场出镜一场出镜完成出来的。”

才有了即兴播报的材料里只字未提主人公是“硬核大爷”时,邹韵从自己的新闻积淀中,回忆并引用的“硬核大爷”一词;

才有了半决赛时,惊艳观众和评委的,长达十秒的停顿——那次的发言有关对袁隆平院士的采访,这十秒的停顿并非邹韵的忘词,而是刻意为之,因为“就在我刚刚停顿的这几秒钟里,在非洲,可能就会有一个人因为饥饿离开这个世界”。

话音落下,现场掌声雷动。此刻的邹韵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传递内容的力量给观众。

2022年起,邹韵接手了多档新闻栏目,这次的湖北特别推介会,也让她被更多的人所熟知。非科班出身又怎样,属于邹韵的故事,照样精彩。